Sairai

玉米地里的熊瞎子。

看了撒老师和权叔的机智过人。
撒老师,一如既往,苏苏苏苏啊!!!尤其是宣传片里和机器人下围棋的片段,真的很棒了!
权叔在主持综艺方面真的有所进步!还记得三八晚会从身高气质到表现仪态都被综艺主持人杨帆碾压的尴尬,在机智过人的舞台终于扳回一城。不得不说的是作为新闻节目主持人的权叔大概还是不太适应综艺舞台,在与嘉宾和观众互动方面明显逊于常年混迹于综艺节目的撒老师一筹。但在一些小细节和嘉宾的互动也很暖心啊!是一个有爱的主持人~
最后希望以后的节目里能多一点权叔和撒老师的智duan慧zi交锋!!!真的太想看他俩的化学反应了!这也是人之智的体现,不是吗?

【修静】今日谈情(3)(法制节目主持人唐一修×法学教授古静)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的蜜汁脑洞。
*私设如山,最主要的表现是静静治疗时没被袭击。
*节目形式致敬《今日说法》和《撒贝宁时间》,我爱撒老师!
*OOC预警,演员逆输出预警,巨坑预警!

————————————————————

转眼间几期节目完成录制,第一期节目也顺利上线。唐一修的人气加持加上因传播正能量得到官媒点赞,还在网络上小爆了一下。主持人唐一修的人气水涨船高自不用说,更多的网友也在好奇,那个冷静专业的小姐姐是谁。

此时,节目的官博放出了一段花絮,就是唐一修急着帮古静捂眼睛,却发现尸体其实打了马赛克,而古静毫无畏惧的那一段。

花絮一出,评论区里一片哈哈哈哈哈哈,唐丝儿:我不要面子的吗的表情包被大肆制作传播,也有一部分清流女粉表示唐丝儿好撩!请来撩我!

然而,有一条评论脱颖而出,占据了热评榜的榜首,并被疯狂地点赞转发:只有我觉得这俩人挺有cp感的吗?有站这对邪教的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可能这条评论的作者只是调侃一下,没想到却获得了疯狂的赞同:“诶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挺萌的诶!”“不止你一个人!!!看节目的时候就觉得了!”“这是什么邪教,我吃还不行嘛!”

而另一边,南奥电视台里上演着另一场混乱。

“柯佳明我看你是皮痒痒了!这种视频能往网上放嘛!”

“我这不是为了宣传节目吗?你看效果不错啊——唐一修别闹了这个设备挺贵的!”

机智的唐一修在余光瞥见走廊里的某个身影后,立刻决定装出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样子,没想到却听见了作死无极限的柯佳明的下一句话:“热评第一说,你俩挺配的。”

唐一修瞬间僵住。

“大家好啊。”古静这时又进了门,“这是怎么了?”

唐一修反应过来:“啊,没事没事。”一边疯狂地用眼神暗示柯佳明打圆场。

然而柯佳明在古静的气场中秒怂,已经躲在电脑后安安静静捣鼓设备了。

“时间不早了,咱们去化妆吧。”

“嗯。”

唐一修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在发生了这样的事后,这个人怎么还能表现平静和平时别无二致啊?神经大条到这种程度了吗?

“诶,对了,你不玩微博的吗?”唐一修看着坐在化妆台前的古静,忍不住问。

“微博……确实是不玩的。”古静答到。

也对,这种人看起来确实不像是会玩微博的人。

造型师在边听着两人的对话,边那着梳子在古静头上比划,半天终于开口:“古教授有想过换个发型吗?”

“换发型?”古静明显不太理解,“我头发的长度能怎么换啊?”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改造。”造型师拿梳子拨了拨古静的头发,“就是把刘海改成中分的,显得更精神点。”

古静睁大眼睛想了半天,在镜中和唐一修带着笑的眼神意外相撞后才艰难开口:“就……唐一修那样的?”

石破天惊。

造型师一瞬间被噎到,调整一下自己才回答:“嗯对,可以这么理解吧。”

唐一修还处在自己的发型被当了模板的震惊之中,正想阻止这种行为,却听见古静说:“那试试吧。”

“所以……这算情侣发型吗?”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柯佳明再次出现并给出会心一击。

“柯佳明!!!”唐一修立刻从沙发扶手上弹起来,追打着柯佳明穿过走廊。

原地只剩一脸懵逼的古静和生无可恋的造型师,还有因受力不均而剧烈晃动的沙发。

——————TBC——————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哈哈哈哈虽然水了一章【小声】
恭喜修静喜提情侣发型√

应该是第五次开始肝Deemo了
目标是刷出3.0结局
冲鸭!!!

【修静】放心

*时间线是柯紫婚礼后大概两年,唐一修完成进修并和古静结婚。
*灵感来自我几个小时前发的那个脑洞。
*提纲文预警,重度OOC预警。

————————————————————

这天晚上唐一修刚刚搞定一个大案子,正想着早点回家给静静一个惊喜,却发现古静已经做好了一大桌的饭,正坐在餐桌旁等他。

“怎么了这是?”唐一修方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今天是咱们的什么纪念日吗?在一起1000天?”

“不是。”古静从发呆状中醒来,抬起头看向唐一修,“你进来,我慢慢说。”

“不是宝贝儿,你这样看我……我真的没法抵抗啊!”唐一修拉开餐椅,坐下来。

虽然已经习惯了唐一修这样嬉皮笑脸地撩人,古静每次听到这样的话依旧会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

“一修,我离职快三年了。”古静双手扒着餐桌沿,直直地与唐一修对视。

“所以……”唐一修反应了一会,然后声音陡然提高八度,“你打算再考一次警察?”

似乎是看见了古静眼里一瞬间的失落,唐一修的语气立刻变得温柔起来,“静静,这会很难……”

“我知道!”古静打断了他,低着头自顾自地说,“我年龄不小了,身体素质肯定跟不上年轻人,又没有正经地念过警校,以后的职业发展一定会受到影响,更何况还得跟你避嫌。可是我是做过警察的啊,虽然时间不长,但也算经验。更重要的是,”古静的声音一顿,然后染上了哭腔,“我快30岁了,如果今年不考以后也没法考了,我不想以后后悔——所以唐一修,就这一次,让我试一试,能进市局就好,这样也不会跟你撞上。好吗?”

唐一修听着这段话,突然轻笑起来,在古静有点惊讶的目光中抬起手,拭去了她眼角的泪,“傻姑娘,我怎么会阻拦你呢。”

见古静不说话,唐一修接着说:“你知道吗,他们都说你是一个理性冷静的人。只有我知道,你其实也是个理想主义者。你认定的事,就一定会去做,所以,我只能给你支持和帮助。”

“赶快吃饭,然后早点睡吧,明天早点起,我陪你早锻炼。”

“所以,用得着这么早上床吗?”

“用得着啊,”唐一修笑逐颜开挤眉弄眼,“等把该干的干完了,不也就到睡觉的点了吗?”

唉,就摊上这么个人了,有什么办法呢?古静在唐一修怀里幸福又无奈地想。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唐一修就真的尽职尽责地履行着自己的承诺。从早晨拉起来早锻炼到晚上的程序法知识小课堂,不仅如此,唐一修还尽量地承包了一日三餐和所有家务,为的就是能让古静安心备考。

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一周吧,古静接到了阿紫的电话:“古静姐,你是不是怀孕了啊?”

“啊?没有啊。”古静一脸状况外。

“那怎么柯佳明说他去省厅协查的时候,看见唐一修每天一到饭点就往家跑,搞得我俩以为你怀孕了呢。”

解释完了以后,古静放下电话,望着厨房里忙碌的唐一修,感觉自己很难再看进去那一堆材料了。

“阿紫说什么了?”唐一修专注着炒的菜,随口问到。

“其实你不用这样的。”古静用小到自己都听不见的声音说。

“你说什么?”油烟里的唐一修关掉煤气灶,转身并顺手把古静圈在厨房的小角落里。

“我是说,你不必这么照顾我的。”古静笑得有些促狭,“你这样,搞得阿紫和柯佳明还以为我怀孕了。”

“你看,我只是考个试,又不是缺胳膊少腿的,这些事我也可以分担的。”

“我说过我会帮你的,我就说到做到。”唐一修吻了吻古静的额头,“收拾收拾准备吃饭吧。”

于是古静还是拗不过唐一修的大男子主义,只好享受着“全职保姆+家教”的服务专心备考,也不负众望地考上了市局。

上班的第一天,两人起了个大早,古静无语地看着唐一修一会把衬衫穿反,一会把果酱倒在面包外面,似乎比她自己还要紧张。

“一会我送你去,然后晚上我接你一块回家。”唐一修穿上外套,不容置疑地说。

“其实不用啊,张队,子成,小鸥,都是老熟人啊。”

“没事,反正顺路,走吧。”

于是古静又稀里糊涂地接受了唐一修的司机服务。

但这种司机服务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毕竟刑警这种工作时间不规律的工作,闲的时候可以在办公室里打游戏(然而后来出了电脑监控系统,就再也没有人敢这么干),忙的时候连轴转,连睡觉时间都没有。两人下班的时间很难对在一块,有的时候唐一修工作时间偷跑出来接她,搞得古静还蛮内疚的。

古静真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是有一次她需要出外勤,去一个挺偏远的地方,于是给唐一修发了 条短信。等她收拾停当和同事一起走出大门的时候,看见了唐一修的吉普车已经招摇地停在了市局的大门口。

“我跟你们一起去吧,我怕静静晕车。”

见古静左右为难,张队挺身而出:“嘿,这小子,我去说说他。”

张队说了点啥古静没听清,倒是听见唐一修一直说着什么“最近没什么大案”“静静晕车没我不行”之类的话,听起来颇有贾宝玉摔玉撒泼的架势。

好在张队不吃这一套,完成劝说的他像个英雄一样胜利归来。紧随其后垂头丧气的唐一修走到古静身边,只说了个你回来的时候我来接你,就在张队威严的眼神下不得不开着车灰溜溜地跑了。

“一修他啊,对你保护过度了。这样也不好啊。”张队在警车上语重心长地对古静说。

出差回来,案子顺利告破,那天晚上,古静像往常一样给唐一修讲这个案子的前因后果,说完了,又补上了一句,“你也讲讲你最近办的案子吧,我也给你分析分析。”

“我最近的案子,就那样呗,没啥好讲的……”似乎是看见了古静嘴角的笑意,唐一修突然明白过来,“好啊给你讲讲,这个案子还挺棘手的,还好我机智神勇,抓住了关键证据,一下子把它推进到了收网阶段……静静?”

“在听呢,我就是在想,以后多给我讲讲这些事,我挺喜欢听的。”

“那就好。”

后来出了个涉黑性质的大案,由于规模极其巨大,情节及其严重,由公安部牵头,各省厅联合,又把不少协查任务下放到各市局。

“没想到,咱俩还有机会一块办案。”

“可以啊,夫妻档。”汪子成调侃。

然而想象中的夫妻共同查案的美好景象并没有持续多久,为了搜集证据,需要有一位侦查员伪装成下线潜入其在南奥的分支机构,而身为女性又能力超群的古静自然成了最佳人选。

“那,注意安全。”唐一修给了古静一个浅吻,然后就松开了她。

“知道。”古静三步一回头地走了。

“我还以为你们会先腻歪一个小时。”柯佳明从电脑后抬起头。

“古静的格斗是我教出来的,我放心。”唐一修自顾自地笑了。

“一般的言情小说和狗血电视剧里好像都是女主慢慢适应男主的关心,古静姐和一修哥可倒好,变成了男方努力对女方放心。”阿紫跟好闺蜜尤可吐槽,“不过柯佳明说,这是个双方互相磨合和适应的过程。”

“我倒是挺能理解古静姐的。”尤可说,“对于古静姐那样的人,过多的关心会让她无所适从。这样的放心反而难能可贵。”

如果这话让唐一修听见了,他大概会说,那当然,我可是要和她走一辈子的人。

——————The end.——————

*文中三年内不得重考的说法没有找到对应法条,看看就好(也可能真的只是我太蠢没找到);但刑警30岁以上原则上不予录取是真的。
*文中有一个彩蛋,不知道有没有人找得到。24小时内最先找到的那个人可以点一篇文,范围是超感里的官配(包括看起来很像官配的cp)和明侦的双北魄魄晨鸥,支持粮食向(其实我更擅长写这种的)。

等等我突然发现了张队的用心良苦!!!

泥萌还记得大概在中段的时候张队一直劝唐丝儿去省局工作吗?
你以为张队在拆散修静吗?我也这么以为,直到我发现了这个。
“第六十八条 公务员之间有夫妻关系、直系血亲关系、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以及近姻亲关系的,不得在同一机关担任双方直接隶属于同一领导人员的职务或者有直接上下级领导关系的职务,也不得在其中一方担任领导职务的机关从事组织、人事、纪检、监察、审计和财务工作。”——《公务员法》
所以张队是预见了两人终将在一起的结局并为他们结婚做准备?
而且南奥的车牌是奥A,也就是省会,那么省厅也在南奥,而且很有可能是隔壁,所以实际上也没怎么影响他俩谈恋爱啊~
(然鹅这意味着我们大概很难看到唐丝儿和静静夫妻联手破案了QwQ不过脑补一下俩人晚上回家,“哎你那个案子怎么样了?”“不怎么样啊,你那个呢?”或者“南奥市公安局将密切配合省厅”是不是还挺甜的)
至于我为什么会查这个,大概就是想写个小甜饼,好奇静静是否能顺利辞职以及还能不能复职吧。然后只明白了试用期的公务员可以辞职,但什么时候能考公务员法没规定,网上所谓律师的有回答三年,我也不敢采信。
于是身心疲惫的我已经不想写小甜饼了,并且开始怀疑人生,一个月前的我为什么要脑子一热选这么个专业【手动再见】
至于今日谈情什么时候更新?可能是我想好怎么从法律的角度写案子的时候吧……

作为一个作者角度,真的是不会写虐文,虐了半天自己又给甜回来了也是挺迷的QwQ然而我会继续孜孜不倦地尝试的!尤其是那种一看就能虐得贼带感的CP!
作为一个读者的话,其实也是尽量避免BE的。但有的文真的虐得入心,是那种看完两三天都在回味,才发现一切前文都已经为悲剧的结局做好铺垫的那种虐。要是是那种突如其来一场车祸撞死,一方罹患绝症这种虐,抱歉我不但不接受,我还要骂你,尤其是同人的。(此处不指名道姓地举例某郭姓导演某系列末尾突如其来的一把火。)

莫染_:

给每个字划重点( ´・◡・`)


我并没有趁机不更新( • ̀ω ⁃᷄)✧


太阳照在绿墙山:



上一篇LOF没有展开说,现在刚好有这个心情所以详细论述一下。




起因是我的BE文收到一条评论说“这这这哪位大神帮忙圆成甜的啊啊啊啊啊啊啊(ノ=Д=)ノ┻━┻”。







在此强调我不是要挂/怼这个评论当事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对号入座我把那条评论删了,这只是单纯的从一件小事发微,希望当事人也可以谅解我真的没有针对性。







身为同人作者大家想必多少都收到过一些让人【】的评论,相信很多人也能理解我皱眉头的point在哪里。下面主要想说两个点,如果感兴趣的欢迎评论区讨论:







  1. 读者留言时,在并无恶意的情况下,请尽量避免让作者不快的言论;




  2. 请不要否定BE的存在,这对作者是很失礼的。











第一点,这种“并不是真的存心膈应人,但不小心说出了让人不舒服的话”的现象,也算是一种KY吧。如果要在同人圈搞个“KY评论总选举”估计很多创作者都有满满的吐槽要说。隔三差五我也在首页上见过有人从作者/读者的角度去列举常见KY评论,就在昨晚我还在想要不要借用同人本小教室的号发个KY评论征集……想想就算了哈。




从这件事来说,我完全理解读者“并无恶意”的动机,所以感到不愉快的程度也只有皱皱眉而已。但是我确实曾有过因为某个读者几次三番在连载下面回复自high的KY言论而把她拉黑的操作,因为那些评论太让我烦躁了,就算当时那位姑娘并不是为了怼我、槽我而说的,单纯只是在抒发她的阅读感受,而由此引发我的不适,我又觉得实在沟通不能,最后拉黑了事。




所以即使是在网络世界也还是要注意言辞呐。要是本来就想怼人也就罢了,可本来没想怼,没想冒犯对方,甚至对方还是自己喜欢的太太,最后却被太太嫌弃,让太太不爽,甚至影响太太码字的心情导致自己吃不到粮(不不不我不是在给太太们不更新找借口),对读者自己来说也是损失。




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既然对对方心存善意,何必因为自己的不慎让大家都不愉快呢对吧?(此处应有表情包)








第二点关于BE,其实BE的内涵可以很广啊,我觉得让人心里堵得慌的都是广义的BE,是一种“不完美”的故事。在同人圈有很多读者是发自内心不想看BE不想被虐,这种心情我完全可以理解,人生已经如此的艰难,有些CP就不要拆开。但是从一个创作者的角度来说,“不完美”的故事在审美上也可以是美的。




从我自己的经验来说,一篇BE文的作者面对喊打喊杀的评论区是不会生气的,看到诸如“太太良心大大的坏”、“地址交出来给您寄刀片”、“通宵追文始料未及的一刀插心内人干事”这样情绪的宣泄,刀斧手太太们说不定会很爽,毕竟虐文真的虐到人了,看到大家喊痛是一种成就感……但是对于“否定BE”这件事反而很敏感。譬如说我在前面提到的“希望把BE圆成HE”,或是“能不能写个番外甜回来”、“这文什么都好但是最后BE了”之类的话,可以说是禁句了。抛开那种为虐而虐的不谈,很多刀斧手太太都是很认真地在构思BE的故事,那些让读者觉得窝心的刀片,都是太太们很重视的设计,甚至有些故事前面大把的糖都是给后面捅刀做铺垫,如果把故事里的刀片拿掉,就不是作者想写的那个故事了。在这种时候读者去否定刀片,也就是否定了整个故事和创作的本心,很容易引起太太们的不快。




比方说当昨晚我看到那条“希望有人把BE圆成HE”的评论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文要是HE我还写它干嘛???所以你看,这种说法对我来说就是否定了这篇文本身,但这位读者大概只是在表达自己的阅读感受而已。那么我们又回到了第一个论点——如果你并不是存心和作者打嘴仗,就尽量注意下言辞吧。








好了问题来了,如果读者看完一篇BE确实对作者抱有恶意怎么办?




那当然是不服来战啊!反正刀斧手是不会因此放弃捅刀的!


【修静】今日谈情(2)(法制节目主持人唐一修×法学教授古静)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的蜜汁脑洞。
*私设如山,最主要的表现是静静治疗时没被袭击。
*节目形式致敬《今日说法》和《撒贝宁时间》,我爱撒老师!
*OOC预警,演员逆输出预警,巨坑预警!

————————————————

“您好,我是古静。”在第一期节目的备播会前,唐一修第一次见到了古静,“很高兴认识你。”

对面的女子的短发打理的很整齐,刘海稀疏却平整地覆盖在额头上。冷静,严谨,就像法律条文一样滴水不漏。这是古静给唐一修留下的第一印象。

“唐一修。”唐一修偏偏头,“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唐一修想起自己前一天在搜索框内键入古静的结果。百科词条像每一个大学教授的那样,忠实地记录着她的海外留学经历和为数不少的论文,也记录了几起她参与的重大官司。不过更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南奥大学的校园论坛里,同学们对她的评价总是脱不开一个词,“惊人的记忆力”——什么引用法条和学术论文信口拈来,还能顺便告诉你出自哪本书的第几页;什么上一节课就能记下全班同学的脸和声音,一点逃课的可能性都没有。最“过分”的是,当有背法条背到头秃的学生去请教老师记忆秘诀的时候,她竟然面无表情地回答了“天生的”。

“哦。”这个学生如此评价这个回答。

但除了这样的拉仇恨瞬间之外,古静教授的评价还是很好的。待人亲切,笑容如沐春风,工作认真负责,对同学们除却原则性问题几乎有求必应,除了偶尔跟不上时代的潮流,基本和学生打成了一片。甚至有隔壁计算机系的同学,用冷萌二字将她的性格一言蔽之,得到了大家的普遍赞同。

“那,我们看看案件?”唐一修作为主持人带着古静向会议室走去。

备播会不长,该讨论的事大多早就确定了,而且虽然是新节目,但具体到每个流程,就和这些工作人员每天的工作并没有什么差别。所以短短五分钟下来,最紧张的似乎只有被灌了一大堆专业术语还消化无能的古静。

似乎是看出了古静的紧张,唐一修快走几步走到古静的身边,低下头问:“紧张吗?”

古静抬头看着他,眼神满是疑惑和防备。

“哎,没关系,你肯定是第一次面对镜头吧?我记得我第一次上镜前的时候比你紧张多了,但一上舞台就什么都忘了……”

“谢谢你啊。”古静闻言,突然停下来,回头对唐一修说。

“不客气啊,其实我想说,你是嘉宾,需要做的只有用你的专业知识分析案情。这又不是直播,我们有优秀的团队,不行也能补录和后期剪辑。再说了,你还有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做搭档呢。”

“还有这么不要脸的一句?”这是走在后面的摄像大哥的想法。

至于古静,听着这么一个人有点聒噪的宽慰,好像确实放松不少。

节目倒计时慢慢归零,摄影机就位,大家都在各自的位置准备好。就在那一瞬间,漆黑一片的录影棚突然浮现出丝丝缕缕的灯光,然后渐渐增强,投影出了案发现场。

“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南奥电视最新大型高科技沉浸式普法互动探案秀——《法制现场》。我是你的现场侦探唐一修。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搭档,法制专家古静。”

“大家好,我是古静。”略带颤抖的声线,努力表现得坚定的眼神,不够完美,但从一个素人的标准来讲已经足够得体。她听不见,但全组工作人员和主持人唐一修的耳机中都传来了导演的赞美声。

不惜动用全息投影,这档节目的追求之一便是真实。所以当血迹蜿蜒着从一堆垃圾里淌出,垃圾堆上人形的痕迹依稀可见,唐一修几乎可以预见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看了一眼身边的姑娘,突然意识到什么。

“别看。”他用手覆上她的眼睛。

垃圾被一点点的清开,露出一具带着马赛克的尸体。

“好吧,我该想到的。”唐一修把手从古静的眼前移开,摁了摁自己有些疼痛的头。

“怎么了吗?刚才有什么吗?”而古静此时还在状况外,不自知地眨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唐一修。

“没事儿,我们继续查案吧。”很快地恢复了职业素养的唐一修用余光扫了一圈工作人员,发现他们一个个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再回头,发现古静已经无所畏惧甚至饶有兴趣地研究起了尸体。

“太失败了。”这是唐一修在古静身边蹲下前内心的哀嚎。

除了这样的小插曲,整个录制还算顺利。真相水落石出,两人看似随意地对案子进行着分析。

“那么,古教授,除了这些法条,您觉得这个案件对我们还有什么启示呢?”

“要说启示的话,我想就是我们国家的法律还是很严谨的。它由专家们制定并且在不断地完善中。像在这个案件中,对嫌疑人的判罚就尊重着这个原则……”

唐一修出神地看着古静,似乎是进入了状态的她早就没有了走廊里的拘束,从容不迫地将复杂的知识娓娓道来。

似乎是感受到语气接近结尾,唐一修终于回过神,正襟危坐地说起结束语,然后任由灯光熄灭。

一时间,影棚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古静站在黑暗中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有一双手,把她拉出了黑暗,并对她说,“干的不错。”

“庆功?”总编导柯佳明走过来,夸张地撞了一下唐一修的肩膀。

“走啊!”唐一修回头,“一起吗?”

“那……好吧。”

——————TBC——————

有的人表面看上去波澜不惊,但实际上他的耳机里放着今日说法。
比如我。
但没有卵用,我依旧写不出来案子,于是干脆不写了,以后也尽力吧😶

【修静】今日谈情(1)(法制节目主持人唐一修×法学教授古静)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也不知道能不能写完的蜜汁脑洞。
*私设如山,最主要的表现是静静治疗时没被袭击。
*节目形式致敬《今日说法》和《撒贝宁时间》,我爱撒老师!
*OOC预警,演员逆输出预警,巨坑预警!

“为了响应依法治国的基本方略,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承担文艺工作者的社会责任,南奥电视台将推出大型高科技沉浸式普法互动探案秀——《法制现场》。节目采用主持人+法学嘉宾的形式,使用全息投影还原真实案发现场,剖析真实案例,给观众以视听与法律知识的双重体验……”

节目总策划在台上抑扬顿挫地读着节目的宣传文案,唐一修在会议桌边兴味阑珊。他就搞不懂了,好端端的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怎么被拉拽过来主持这种法制节目。倒不是不行,但他就一学习不行才靠播音主持艺考误打误撞进入岗位的小菜鸟,虽然是自认为南奥电视台男主持人中最帅的,这几年的综艺节目也小有名气能带一波收视率,但毕竟当年政治是他最头疼的科目,能考60及格万岁,就这样,也不怕把观众带跑偏了?

对,我们的唐一修虽然是误打误撞成为主持人的,但也有着电视人的责任心和操守。

“唐一修,发什么呆呢?”台长敏锐地捕捉到了唐一修的走神,此时正严厉地看着他。

“啊——没事,就是觉得这种节目,我主持,真的合适吗。”

“合适啊,”面对唐一修的顶撞张台长毫无愠色,反而耐心地解释道,“你呀,这两年主持得很成功,有一定的粉丝群体。更重要的是,你的风格幽默风趣,性格粗中带细,用你自己的话说,就是‘二本正经’,能提升这个严肃节目的趣味性,也能和嘉宾形成互动,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说到互动,应该派个姑娘去啊,谁想看俩大老爷们互动啊?你看新闻部的陆小鸥,从小就是学霸,多合适。”

“哎,谁跟你说嘉宾是大老爷们儿了啊?恰恰相反,我们找到的嘉宾是个姑娘。年轻有为,26岁就当上副教授,厉害不?”

唐一修闻言有点动摇,于是张台长乘胜追击,“你要是不上,我可换成汪子成了啊?你就接着主持你的相亲节目吧。”

“哎,张台,别啊,我上还不行嘛。行,就这么定了啊。”

“好,就这么定了,散会。”劝说完毕的张台长露出了老狐狸得逞般的微笑。

————————TBC————————

先写这么多,反正是巨坑,我尽量慢慢写😂

【修静/唐氏】探视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唐枫听说有人来看他的时候有点吃惊,不过当他穿过层层铁门看见那两个人并肩伫立的时候,反而不觉得奇怪了。

“没想到你还会来,不是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吗?”唐枫拿起电话,不等对方开口就抢先说到。

“要不是静静劝我,谁会来看你?”

“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唐枫沉默半秒,带着点戏谑意味地叫到,“一修。”

“你也是,身在监狱中也一点也没变,哥。”最后那个字被他咬得很重。

“一修去封闭进修,一学就是大半年,连手机都要没收,而且过两天还要回去呢。”古静看完兄弟似乎还像往常一样的拌嘴,替唐一修解释到。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你俩还是在一起了。”

“是啊,”唐一修反唇相讥,“也不知道是谁,在审讯室里也不老实,还在那嚷嚷着什么‘任毅费尽心思让古静忘记,你却让她想起来了,你永远也得不到她了’,这人真奇怪,是吧,静静?”说着对着身边的古静夸张地挤眉弄眼。

眼看着旁边的狱警已经一副不忍直视的表情,古静赶快从唐一修的“魔爪”中挣脱出来,正色说到:“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要忘记什么的,就算那些经历再痛苦,也是我的一部分。至于任毅,他的手术里也并没有删除我的记忆这个操作。我后来去美国的时候问过相关专家,失忆也不是由手术失败引起的,而只是单纯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引起的回避性症状。”

唐一修正想嘲讽唐枫连“谁会想让自己的女朋友忘了自己”这么简单的逻辑都想不明白,却发现唐枫的眼睛在某一刻忽地亮起,身体猛地向前倾。尽管知道有厚厚的玻璃阻隔,唐一修还是下意识地护住古静。

“你去美国了?”唐枫张口问到。

“嗯,去美国,找到了任毅的研究成果,然后公开发表了。”古静反而很平静,并没有什么情绪,“我想这应该是唐岳松和任毅都想看到的吧。”

唐枫似乎想到了什么,一下子向后倒去,然后又抬起头问到:“那……Amy呢?”

“他很好,”唐一修回答到,“于叔叔把她接回家了,精神恢复了很多。”

“那就好。”唐枫低下头,在手铐限制下很有限的活动范围内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屋里陷入了寂静。

“那……”两兄弟同时抬起头,异口同声,“你先说……”

“我先说吧,”唐枫看起来还有点局促不安,“我最近在想,要不是我,是不是你俩会顺利得多。”

“哎,哥,”唐一修好气又好笑,“我收回我刚才的话,你变化可真大。”

“我是认真的。”唐枫神色难得和缓,“还有任毅——”

“我想不必了。”古静打断他,“至少不必向我道歉。当他拿到实验数据的那一刻,大概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了吧。”

空气再一次陷入沉默。

“那个,哥,我来就是想说一声,我和静静,应该很快就要结婚了。”

“嗯,”古静说这话时下意识向唐一修的方向靠了靠,“等他完成进修。”

“静静也归队了,就差我了啊……”唐一修喃喃自语。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唐一修正色到:“那,我们就先走了。”

唐枫顿了一下,“这么快啊。那,我会想你的啊。”

“我也是,哥。”

唐一修坐在驾驶座上,脑中回放着刚才唐枫的话。那么一张脸上做出那么温柔的表情,真的好搞笑啊——可就是那么想哭啊。

“一修——一修。”古静把他唤回现实,“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唐枫也是,我也是。”

“我知道,但——”

“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好像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古静的脸上泛起两团红晕,嘴唇却抑制不住地上扬,“那个美国专家跟我说,我碰到你就能想起什么,并不是因为你父亲和任毅的那些实验,而是因为在我的潜意识里,你身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The end.————————

解释一下私设:
*关于警校和封闭训练:最后唐丝儿洗脸的那个镜头,唐丝儿穿的那个黑T恤有点像作训服(当然只是长得像也有可能)。柯佳明发微信说“20号结婚”,说明这条微信发的时候应该是离20号有一定时间的,但唐丝儿却立刻出发了,说明他好久没碰手机了。再加上张队说的那个进修,搞出了封闭进修的私设。
*关于PTSD和失忆:PTSD有一条症状就是回避以至于失忆,至于有安全感就能找回记忆纯属是我胡扯。PTSD属于精神类疾病还得看医生,只要不是路英波就行。
*另外为什么我莫名其妙地觉得唐枫真情实意地爱过Amy?

虽然没有截图,但实名吹爆大勋花的演技,尤其是兄弟相残那一帕,为什么虐完爱情线还要虐亲情线QwQ
以及唐枫说任毅费尽心思让古静忘记你却让她想起来,你们不可能在一起了。但唐枫大概不知道,古静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忘记,忘记也并不是任毅的本意。
以及设定交代得这么完整很不错了,唐枫调虎离山那段真的意料之外。唯一的遗憾就是静静还没回警队,我想看男女主联手破案啊!!!
所以会有第二季吗,男女主们怎样不畏VY的威胁坚定初心,再破大案什么的?(不过要有大概也很难像第一季这么出彩了,毕竟女主超忆症+失忆这个主要矛盾已经解决了)
最后吹一发飞船大大(原谅我艾特不出来)的女主味觉障碍和她的大脑创伤有关的预言,看到最后一集她做的饭莫名变好吃了我整个人都是震惊的!!!真的和大脑有关啊!!!本剧最佳神预言就是你了啊!